2017年5月23日 星期二

紅衫(星艦求生日誌)(長篇科幻)

賽凡神艦長日誌:
作者的長才,不在於點子的創新,
而是在於點子的揉捻運用,
以及機鋒幽默的對話。
星際無畏艦的生活,貌似一齣白爛的科幻劇,
剛登艦的初級軍官,總是在外勤任務中喪生,
而他們都是穿著所謂"紅衫"制服的軍官。
這是一種詛咒還是一種不可逆的宿命?
一群低階軍官聯手起來希望查找真相......
廣泛的戲劇性情節,原本就有主配角的區別,
唯有在自己的人生故事裡,
自己才可能成為主角,而非陪襯角色。
“雙星”(Star Wars與Star Trek)
一直是美國流行文化象徵,
兩種創作各有支持的鐵粉,
也各自擁有屬於自己的世界觀,
劇中的各種角色或設定,
也持續影響著後續的科技發展。
依據星際爭霸戰(Star Trek)的相關設定,
(鍵人我接觸較多),
其中以戲中制服(顏色)而言,
就可區分為不同體系與職務:
紅色:指揮或戰鬥系統
黃色:工程或安全系統
藍色:醫療或科學系統
紅衫指的就是擔任戰鬥職務的人員
(經過多年訓練後,可晉階為指揮系統軍官),
而此類人員最容易在所謂離艦特遣任務
(away team),或戰鬥任務中喪生。
因為他們是領便當的龍套。
書中的主角們從星艦無畏號的種種任務,
觀察出夥伴們(初階軍官),
總是被戲劇性的虐殺,
於是聯手找到且請益
一位隱藏運輸通道多年的程式開發高手,
在與程式高手的討論歸納中,
他們發現某種既定邏輯,
原來他們只是地球一齣科幻劇中的臨演角色。
臨演下戲領便當的同時,
就是這群在星艦服務的初階軍官
生命結束的當下。
全書的描述就是這群跑龍套的主角們
希望改變這種戲劇的遊戲規則,
以及破解這荒謬性的方法。
於是他們利用某種平行量子宇宙的理論,
為了延續自己龍套角色生命值的長度,
綁架某資深軍官,駕駛太空艇,
透過黑洞穿越,龍套主角們來到地球,
找到好萊塢相關劇組與演員及編劇,
為了打破俗濫戲劇的規則,使自己延年益壽,
他們幾位與劇組人員做了些相關的討論與協議......
書末,書中的主角與他的摯友討論
關於"意識"與”自由意志”與”我是誰?”
這種形而上的哲學討論,
這讓我想到"蘇菲的世界"書中的描述,
這種作者中的作者這樣的角色,
以及作者與(所創立)角色的長期互動,
與感情的醞釀。
結局,作者更使用了三種視角,
一是科幻劇編劇本身(第一人稱)。
一是原本無足輕重的角色,卻在結局時,
展現出重大作用與功能者(第二人稱)。
最後則是程式高手妻子的地球臨演(第三人稱)。
因為這本創作,
我相信作者(與作品)
已經在美國科幻史上立於一個不朽的地位。
閱讀版本(電子版)

超友誼連結,

台版”星艦求生日誌”相關評論。

2017年5月19日 星期五

安佐(卓)之夢(長篇科幻)

關鍵字:
人工智慧
網路駭客
虛擬實境
政治權謀
談判技巧
地下經濟
諜報對戰
法庭激辯
宗教神啟
軍事科幻
性愛怪癖 ……
書中充滿好萊塢橋段
政府(星球)間的談判技巧,
黑社會對正義方的綁架與追逐,
法庭裡的激辯論戰都是例行的公式。
而"第五元素"郵輪場景般的打鬥,
"教父"級般的密謀暗殺,在書中彷彿電影歷歷在目。
一位低調,頭腦極佳且電腦技術是駭客等級的地球退伍軍人,
為了防止地球遭受一場星際大戰的攻擊,
奉命尋找被稱為”安佐之夢”的進化羊,
在發現這隻”羊”居然是一位專賣非基因改造寵物店的女老闆時,
這樣的情節會發生何種”神蹟”,才能讓主角完成任務?
我們只有將書繼續看下去才能揭曉......
約略瞭解美國科幻史的人,會看到書中一些有趣的擬仿或諷刺的情節。
例如有一位科幻作家~L·羅恩·賀伯特(著有地球戰場),
創辦了山達基教(阿湯哥也有信仰的科學教),
書中"進化羊"教派的創辦者就是一位騙錢的二流科幻作家。
書名:The Android's Dream(安卓之夢)源自於
Do Androids Dream of Electric Sheep?,直譯《仿生人會夢見電子羊嗎?》
,是美國科幻小說作家~菲利普·K·迪克(俗稱PKD)最重要的作品之一。
後來改編為經典科幻電影~銀翼殺手
除了書名的借用,在書中對白裡,作者也提到"安卓之夢"(PKD作品),
有(科幻)文學上的價值。
當然,根據PKD的自傳所述,他也曾有過神啟經驗,就如同"進化羊"教派所述。
而跨國(星球)的商業體系,
相信點子來自於~弗雷德里克·波爾(Frederik Pohl)所著的太空商人。
至於人工智慧,虛擬實境,以至於網路駭客的橋段或是網海上的奔浪,
相信作者對威廉·吉布森的成名代表作~神經浪遊者(台譯本為~神經喚術士),
應該是致敬不少。
當然鍵人我相信作者一定也閱讀過
凡納‧文區(Vernor Vinge)的中篇科幻True Names(真名實姓,1981)
此書的虛擬實境描述,比"神經浪遊者"更早且更詳實。
"意識","自我意志"似乎在作者的各系列作品中都屢次提及,
直到~星際迷航"紅衫"(台譯本~星艦求生日誌)才被完善,
並讓作品(作者)不朽。
閱讀版本
P_20170516_213809.jpg

超友誼連結: 銀翼煞手

2017年5月8日 星期一

千面惡女(音樂劇)

愛,永遠是難解的習題,問世"姦"情為何物?
除了讓人生死相許,也讓人無所不用其極。
導演運用奇幻風格所創作的愛情音樂劇,
鍵人我只能以科幻之眼並引用科幻聖經~駭客任務,來窺探一二。
愛,真的如史密斯所言,只是人類創造出來,用來迷惑自己或自圓其說的語彙?
還是那位印度裔的發電機軟體所說,"愛"只是一個字,需要透過所表現出來的行為所定義。
隨便舉駭客任務劇中幾位班對的表現~尼歐與崔妮蒂。莫斐斯與奈歐碧。林克與姬。
讀者就可瞭解愛的真諦。
女畫家(主述者),作品裡長期畫著相同的男士,直到這個男士從畫作走出與作者對話,
希望畫家為他畫出一位伴侶,後來畫家進而產生嫉妒,而與男士伴侶爭鋒吃醋所演繹的劇情。
現實世界,女畫家在動物醫院診所,看到男友劈腿,轉而開始迷戀畫中男子,
劇情俗爛無比,但導演希望透過4個奇幻風格場景,去鋪陳定義(或由觀眾自定義)"愛"的價值。
狼族,獨角獸的獸族之戀,
武俠場景裡的比武招親,
童話王國中各種愛戀方式,
以及最終橫渡死神冥河的橋段......
時間故事軸線持續進行各主角對愛的爭鬥,只是場景不斷更換。
雖說劇情俗濫,但歌詞中的意境或情境,卻發人深省,
或許這正是劇作家希望提點觀眾的部分,不過鍵人我還是覺得3小時的劇情太過冗長。
主角的愛犬叫達利(?),
或許是畫家對達利作品風格的喜愛,
或許也是貫穿此劇的抽象奇幻風格,所展示的象徵。
藝術家迷戀自己的作品,是否也是導演的自我解嘲?
正所謂,創作者觀照與迷戀的永遠是自己。
舞台劇的經營在台灣本來就有一定難度,創作音樂劇更是難上加難。
谷歌很方便,讓我了解演出者都有歌手(競技)的經歷,也看到年輕劇作家展現創作的活力。
通俗劇情,隱含著不通俗的歌詞,或許是我對此劇的想像。
而劇中角色只有在謝幕後,才能開展自己的人生。也是我利用科幻之眼的想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