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18日 星期五

雕像(科幻極短篇)


這是一個犯罪率零成長的年代-內政部長這樣說
這是一個數字掛帥的時代-經濟部長這樣說
這是一個速度就是金錢的年代-交通部長這樣說
這是一個科技昌明的時代-科技部長這樣說
這是一個純淨的年代-衛福部長這樣說
這是一個需要英雄的時代-總統這樣告知國人
  今日臨出門的時候,我的「心情指數計」從輕微憂鬱轉為極度亢奮,顏色則從淺灰轉為鮮紅,整個心情滿意度,達到百分之九十八點二。因為社區的主任委員請我連署一份聲明書以便向國會陳情,為的是要抗議"柯遠"建設公司計劃在附近空地興建五百層的大樓,因為此大樓一旦落成,我們附近社區的住戶便照不到陽光;所以我心想,這柯遠公司到底是何方神聖,居然敢藐視國會剛通過的「新陽光法案」,畢竟這法案揭示著一個非常重要的宗旨-人們有享受日光浴的權利。

我心裡持續盤算著,或許會牽扯出一些官商勾結的弊端,因此可以將這個議題作為持續追蹤的深度報導專題。
自從升任「資源回收筒電子志」的執行製作人之後,我的工作壓力倍增。因為時常來自總編的訓示與告誡:「現在媒體的競爭猶如『戰國時代』,你們懂嗎?」我當然懂,因為我是學歷史出身的,老總他每次最愛講德川家康,豐臣秀吉,織田信長的故事來做比喻,據同事私底下說,因為他最喜歡玩這款網路遊戲,所以老喜歡將這些人物掛嘴邊。 「我們不要腥羶色的聳動報導,但是,一定要求真、迅速與深入,一定要有別於其他媒體,而且一定要有更多溫暖與充滿希望的故事。」

訓示完畢以後,總編的最後珠璣就是:「現在媒體的最重要信念就是建立在真相的調查,客觀的報導以及全面的資訊提供;而每個同仁唯一的效忠對象就是全體的閱聽眾,必須以他們的最高利益為依歸,為導向。」每次聽完,總是會忍俊不住,但還是強忍下來,不過他也真厲害,也不知道從哪裡背誦這些先人的哲理,而且反覆使用。

我想,衝著總統與總編這兩位老總的訓示,柯遠公司盤根錯結的政商關係,恐怕是上不了版面,不過沒關係,事在人為,這世界肯定是溫馨滿人間,處處有愛心;話雖如此,但是還是要設法為即時版面找些題材。
人多的地方就有新聞,這是長期從事媒體工作以來的小小心得;我總愛前往住家不遠處的河濱公園去看那裡運動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因為那是最容易發揮人性光輝的地方。
走著走著,紅外線警報器突然嗡嗡響起,這種屬於噪音式的小小聲響,並沒有引起多大反應,因為這警報器會連接到緊急救援中心,中心就會派出快速救援隊,這是大家已經習以為常的事情;但反常的是警報器只響了兩響就停止了,此時所有的運動男女全部聚集圍觀,原來是有幼童溺水,每個人都指指點點,議論紛紛等待著救援隊的到來。只見幼童一沉一浮的就要滅頂,救援隊卻遲遲不來,此時從人群中衝出一年輕人,躍入河中,迅速救起溺水幼童。圍觀眾人立刻歡聲雷動。

我立即與公司主控室取得連線,聲調略帶激昂的說:
「多麼感人溫馨的新聞,青年拯救溺水幼童,附近圍觀的人們都為之動容,我們總統的宣示得到立即的迴響。『資源回收筒電子志』記者賽凡神在現場為您所做的獨家連線報導。」
我於是趨前訪問這位青年,詢問他跟兒童有什麼關係,為什麼會救他。
「世界的子民需要我的拯救。」這位自稱丹尼爾的青年說。
基督與佛陀或媽祖的心雖然早已深植人心,但畢竟只是歷史教材而已。如今再次聽聞真是令人感動,這的確是無私無悔的博愛精神。

公司資料室立即傳來丹尼爾的身分資料,發現他原來是吳博士所發明的原型機器人AND丙申0315型,這款機器人原是為了製造業升級工具母機而發明製造,當時一出,並被喻為「第五波工業革命」,如今他自發性的救人,更是引人關注。
機器人救人的故事立刻在大街小巷傳誦,所有原先對機器人的歧視與偏見盡皆消失,整個世界每個學術派別與團體,各個領域的專家與意見領袖,都在社群聚落反覆討論這件感人事蹟。而持續追蹤報導則是我的職責。 心理史學家再度強調艾西莫夫的「機器人三定律」,說這是不變的鐵律。
  1. 機器人不得傷害人類,或袖手旁觀聽任人類受到傷害。
  2. 機器人必須服從人類的命令,除非此一命令與第一定律相牴觸。
  3. 在不牴觸第一、第二定律的情況下,機器人必須保護自身的安全。 歷史學家希望將這樣的事蹟編入中小學課綱,以便讓這個故事永遠為人傳誦。 腦神經生理學家則希望好好研究丹尼爾的正電子腦的斷層掃描,以便與愛因斯坦的大腦做研究比較。 語意傳播學家則分析丹尼爾溫馨且理性的話語對世界新秩序的建立所帶來的幫助。 公益團體立刻發起反冷漠活動,希望人們再度發揮人飢己飢,人溺己溺的精神。 宗教哲學家則提醒人們,丹尼爾的宣示代表救世主再度來臨。於是各個教派又紛紛成立。 環境生態學家,則將丹尼爾的貢獻比喻為古代的蚊帳,說機器人對人類是既環保又對生態大有幫助。 劇作家則進行劇本撰寫,將發表「希望之翼」於國家戲劇院公演。

  但是當我訪問機器人學權威專家卡文博士時,她那冷峻而嚴肅的表情,緩緩說出:「機器人在思索『機器人三定律』時,可能會得出這樣的結果。所謂人類,無關乎外表形體,而應取決於其心智、品格,知識與智慧;如果兩個人類所下達的命令發生衝突時,自應以智慧高者的意旨為優先;如果兩者必須犧牲掉一個時,當然也應該犧牲那個智慧較低的,才能成全大我。機器人經過理性又富邏輯的分析後決定,自己應該當『人』不讓,既然機器人會說出『世界的子民需要我的拯救』,他們又會怎麼樣看待所謂的『人類』社會?」

  卡文博士此語一出,立刻引起世界譁然,各個學派專家紛紛發表演說,重新詮釋先前對機器人的讚譽,並要求總統與國會要謹慎處理這具機器人。政府迫於輿論的壓力,總統最後裁示,關閉機器人的正電子腦,但因為他救人有功,因此將他鑄成雕像永遠佇立於總統府廣場前。
                     

-摘錄自機器人軼事百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