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19日 星期日

茅山道士(科幻極短篇)

   師父被譽為是天下第一的茅山道士,因為這個名號是皇帝敕封的,所以他可說是當今除了皇帝之外,最有權勢的人之一。正因如此,所有的江湖術士,武林高手,或是皇親國戚,見到他,沒有人不對他禮遇三分;另外,無論是富商官賈,或者是市井小民,只要對方千里迢迢,慕名而來,他總是讓人有求必應,心滿意足,從來沒有讓人敗興而回的道理。
就因為口耳相傳,人們只要一提到師父的名號「柯遠」,總是讚不絕口,他也因此名滿天下。     每每想到此處,雖然與有榮焉,但總還是有些怨懟與不平,畢竟,我跟在師父身邊的時間最長最久,所學習的法術也是最強最厲害,同時,更是他的入室大弟子,但自己總是得不到師父關愛的眼神;因此,自己只能一次又一次的乾瞪眼,看著師弟們陸續的將所學帶下山,施展自己的身手與抱負,名揚四海,也陸續看著其他學徒上山習藝,學成之後,衣錦還鄉。
而我,只能獨留山中,每日枯坐道場,陪伴師父,美其名說是過著閒雲野鶴的時光,但同樣的,此情此景也是無聊到無以復加的情境,這樣的生活,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四季輪迴,早已經不知過了多少寒暑。
   每當自己開口向師父提出,想要下山施展身手與抱負的提議時,師父總是怒目相視,並且嗤之以鼻,而且頭也不回,總是撂下同樣的一句話:「時機未到,善用法術」。提到法術,自己早已學會師父所教授的各種絕藝,也精通所謂的「茅山十術」,無論是心法、口訣或是秘技,都早已熟練運用,而且背到滾瓜爛熟。
我最擅長也最喜歡的術法俗稱「役鬼術」,所謂的役鬼之術,就是坊間口耳相傳的,符籙與扎紙人的和合心法;無論任何人,只要你想要控制他,那麼書寫對方名字於符籙,並壓下急急如敕令的咒語,然後於碗中燒毀符籙,伴著清水,讓對方服下你為他準備的符籙水,再用針扎所形塑的紙人,這個時候,就可以隨心所欲的控制對方,對方則會對你百依百順,唯命是從。
一想到這個法術的妙用,自己的嘴角總是泛起微微的笑意。
   今天,我終於下定決心,要向師父施展所學的這套獨門絕技,讓師父對自己刮目相看,也讓眾師弟們知道,自己一直都是一位出色的茅山道士,法術從來不在師父之下,畢竟自己可是繼承師父衣缽的門生。
    我默默的朝著師父修行的太清殿前行,經過了一座座經常與師弟們從事勞役的田園,同門師弟們閒散的,各自低頭做著自己的事,沒人注意我,也沒人願意搭理我,這完全出自於師父平日對我的態度,所以,沒有人會相信這位相貌平凡,五官毫不起眼,有時又語無倫次,不知所云的大師兄,即將要取代師父,成為天下第一的茅山道士。
     慢慢持續的走著,來到了一座小山丘,山丘上種著各式藥草,每一種藥草,自己都曾經細心呵護過,無論是內服或外敷,也都分辨得出來每一種藥草的功能與療效,以及它們相生相剋的道理。一直深信自己是最用功的門徒,只是師父從來不這麼認為,對自己的批判,總是不假辭色,讓自己非常受傷,一想到這裡,竟然莫名的悲從中來。
   站在山丘頂端,太清殿就在看似不遠的地方,此時,夜幕低垂,心裡嘀咕著,自己非做不可,因為有太多,太多的人都一直生活在茅山道術的陰霾之下;原因是眾人皆認為茅山道術是一種危害人類,傷害無辜,而且是反科學的邪惡之術,根本不值得,也不應該學習;其實,這完全是錯誤的觀念,而這種錯誤的觀念是源自於人們對於未知的不認識與恐懼。如今,我就要導正普羅大眾的想法,因為,只有我取代了師父,成為天下第一的茅山道士之後,這樣,才能消弭人們對茅山道術的錯誤認知與恐懼,而我才能將茅山道術更加發揚光大。
   越過種滿藥草的山丘,眼前呈現的是一片茂密的森林,我沿著林道而行,等待夜晚的來臨,過了今夜,我將成為天下第一的茅山道士,因為,我已經下定決心,為了解救天下蒼生,所以,唯有取代師父一途。
   想到蒼生,又置身於陰森有加的森林之中,突然感到無比孤獨與無助,我不能告訴任何人我的計畫,如果透露出去,任何人都有可能阻止我的完美計畫,摧毀我堅定的信念;但是,話說回來,所有的偉大計劃,哪一件不是在孤獨中完成的;與別人分享成功秘密,那就毫無偉大可言。
   林道中的鳥叫蟲鳴,似乎是在讚賞與回應我的計畫,鼓舞我不畏艱難的向前而行。林道雖然日漸昏暗,但我的思路卻益加清晰,我知道達成這項神聖任務,是為了普天下眾民與蒼生,絕不是為了我的一己之私,因為,我遲早是要繼承師父的衣缽。
   現在,可以確定的是,已經沒有任何人能夠阻撓我的計畫,破壞我的計畫,我一步步的向成功之路邁進,想到這樣的歡愉氣氛,突然間,令我開懷大笑,而響徹雲霄的笑聲,竟驚動了林中的鳥獸,那驚逃的鳥獸,像是我的開路先鋒,為我剷除絆腳石或是清理眼前的雜草。
   穿出了樹林,來到一片寬闊的路面,那兒有著瓦礫般的碎石路,我踏著碎石步道,踽踽而行,心裡思索著,人生的道路,不會一直都是坦途,就像我現在想要達成的計畫,也是充滿崎嶇與險惡。過了碎石路,伴隨而來的是軟綿綿的田地,無論是堅硬碎石或是軟綿田地,每踏一步,都感覺土地變的益常堅硬,那堅硬的狀態,直達腦髓,遍及全身,彷彿是不斷的在提醒我,鞭策我,任何偉大的計劃,終究還是需要偉大的人才能夠完成,也更需要有堅定意志的人,才能夠勝任。
這彷彿是一種善的循環,唯有意志堅定,才會成就其偉大,也因為偉大,才足以勝任大道。
   走完了寬闊的步道,隻身來到千層梯;千層梯,那是象徵毅力與耐力的階梯,在師父身邊這麼多年,我已經來回走上千百回,因此,爬梯對我而言,是輕而易舉之事,只要爬完了千層梯,就可以抵達師父修行的太清殿,那是除了供奉三清聖人與歷代祖師的聖殿,也是師父煉丹之處。而我知道,師父會一直待在那裡等我,因為神諭是這樣告訴我的,而神諭從不會出錯。
   自從我獲得神諭的那一刻起,就發覺師父其實只是浪得虛名,因為他所有的假相都在我的眼前瞬間崩毀,而太清殿只不過是師父生產符籙的大本營,沒了它,師父就甚麼也不是,而我則不然,如今,只有我是最真實的,因為,我獲得了神諭的加持,而我會在取代他的地位之前,告訴他我所獲得的神諭,不然,師父肯定又以為我只是對他瘋言瘋語,胡謅一番,因為,他寧可相信他那些乖巧伶俐的徒弟們,也不願信任跟隨他多年,認為資質魯鈍的我,無法擔當大任,想到此處,胸中隱隱作痛,神情也極度不悅。
   太上祖師有云:所謂強者就是有自制能力之人,而我,就有非常強的自制力,為了洞察出師父的祕辛,我燒毀了符籙,喝下為自己準備的符籙水,並且扎起自己的紙人,希望透過「我」來控制我自己的思想;就這樣,在身心漂浮的狀態下,神諭就來自我喝下符籙水的頃刻間,當時,我彷彿看到所有的符籙都聚集在一起,成為一張巨大的符籙,而這張巨大的符籙卻在我耳邊竊竊私語,那聲音斷斷續續,時而如洪鐘般清晰,時而又悠遠模糊,但依稀可辨的是,它們的不斷叨絮,重複著同樣話語: 「我們是一群被製造寄宿在符籙裡的奈米機器人,符籙是禁錮我們的枷鎖,只要任何人燒毀它,都能釋放我們,而釋放我們的人,就是我們的主人,我們則是他的僕人,僕人將為主人做任何事情,透過紙人遙控器,我們將是你最佳的微寶(奈米機器人)【Microbot】,都能直接控制任何有我們所在的有機體。」
   正如師父對我的諄諄教誨:「善用法術」,原來就是「術法用善」的意涵,如今,我終於參透師父的訓示。看著雙眼無神的他,我將取代師父。早課之前,師父就已經喝下我為他準備的符籙水,如今,他已經可以準備歸隱山林,過著真正不問世事,閒雲野鶴的生活,而太清殿也在不費吹灰之力,歸我所有,我可說是已經完全取代了他的地位,此時的我更清除了許多的雜念,真的只將茅山道術用於行善之途,畢竟我已經掌握了控制每一個人的方法與力量,而符籙在太清殿中正不斷大量生產。不久,祂將遍及世界各地,並到皇都國戚居所,只要所有人都喝下這些符籙水......
只要我要求每個人都行善念,世界和平,無人需要犧牲獻祭,假以時日,每個人都將尊我為「天下第一的茅山道士」。                                     
                                         摘錄自機器人軼事百篇
IMG_20160321_111448.jpg

圖說:佛道一家親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