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24日 星期二

迷幻戰境_戰爭的本質(舞台劇)

應該還是利益本質
軍火商很明確,
政府也不用說,
種族屠殺,當然是為了淨化,
恐怖攻擊,則是另一種宣示。
......
演後座談,觀眾的提問,大抵離不開表演形式,
與戲劇意涵的探討。
70歲的創作者非常和藹可親的回答相關問題。
當然他也補充說,當無人機器的開發越來越多,
殺人似乎變得更容易。
不過,他原初的目的只是想將美的元素,
音樂,影像,視覺藝術...融合在一起,
那才是人類所應該做的。
導演出生於1945年,德國結束佔領丹麥的前一個月,
從小當然聽過許多二戰的事蹟,
但對戰爭真正有感的時間,反而是在2003年,
當時的丹麥軍人也參與阿富汗,伊拉克等中東戰爭,
所以,新聞報導陸續都有丹麥士兵傷亡的訊息。
迷幻戰境全劇以三個故事段落,線性方式
來述說戰爭的本質:兵士,戰士與諜士
過程中,主唱者以吟遊詩人般,唱著能劇,混以電音,
來表達對戰爭的各種情緒與看法。
舞台前的黃衣女子則是庶民百姓,打打毛衣,
灑掃庭除做著日常的家務。
無論無奈或有奈,都是生活。
最有趣也最吸引我的部分,還是全劇的視覺呈現方式,
大量的引用日本動漫表現形式,
舞台上下六個窗格,如同漫畫畫框的展示,
由六組表演者在視窗中做不同展演。
影像有時是用線條來填補背景,
有時是不同色塊來呈現當下角色的心境......
當然更多的方式,是以線條畫出各種漫畫造型,
諸如手,眼睛,恐懼情緒,以及巨大機器人,戰車,
戰機等各類殺人機器......
有時眼睛特寫佔滿畫框,
來呈現諜士所處的境遇,那種四處竊取情報的姿態,
猶如全幅漫畫的展開。
戰士背後影像的機器人慢慢呈現巨大狀態,
又像是漫畫中跨頁的模式。
戰場上的兵士,其手部,腳部,都由赤裸,
慢慢披上盔甲或裝甲。
連幅的漫畫演繹,則形塑出動畫的閱讀感受。
最後背景幕升起,聚光燈打到觀眾席上,
卻在布幕上投射出戰車影像,最為令人震撼。
藝術有相通與相似之處,在這樣的觀劇經驗狀態,
越來越深信這樣的跨界形式,更可以增進東西文化的交流,
共通的主題,也能夠打破人類那種有形與無形的藩籬。
IMG_20150321_NEW.jpg
喜歡可以繼續讀:
老舍 茶館
士郎正宗 攻殼機動隊及延伸的各項影視作品
駭客任務動畫版
諾曼地大空降
PS(個人化服務):工商服務:此文是透過平板與PC書寫完成的,是使用谷歌的雲端硬碟。
趁記憶猶新時。

WAR SUM UP (2011) (short version) from Hotel Pro Forma on Vim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