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30日 星期二

"家族合唱"之後(雲門舞集)

國族在台灣,就像一個紛亂的符碼與圖騰。
自從開始認識台灣以後,我就像駭客任務的莫斐斯
一樣有一個夢,只是我很擔心,這個夢會在我真正沉睡之後,她才甦醒......
雖說舞者的肢體語言很優美,
但舞蹈一直是我最不懂的表演藝術,所以很早就放棄了欣賞。
因緣際會看到雲門舞集的"家族合唱"舞劇,
舞劇影像使用眾多老照片,搭配著口述歷史的音調或吟唱,
透過舞者的表演,呈現台灣的歷史風情,
有些是陳湮舊事,有些早已進入個人生命史與經驗。
雖然全劇充滿著奠祭的主軸,
但我還是依照我的科幻想像,搭配舞劇洗滌我個人的心靈。
從台灣山林所住的原生物種(如台灣獼猴)。
由此開展了我對全劇顏色的科幻偏執。
紅色中國,枷鎖一直鎖住著......
甚至更讓我聯想到小學時候閱讀(國家機器)偽造的"南海血書"
白色恐怖,台灣流淌的傷口,足以讓人闇夜心驚與哭泣...
舞者獨舞,燈光照射下,那形單影隻,令人神傷黯然。
黑色戶口,柏楊筆下的異域人生也是早年流淌於胸中的抑鬱感受。
粉色西洋,穿著華服的婦人撕咬著紅花,猶如華人式的明治維新。
但更令我聯想的則是那30年代風起雲湧的左派思維。
黃色大地,"家"的終極意義,早已不是豢養牲畜之所,而是埋骨之處。
兩岸開放探親之後,平面,聲音,電子等媒體多到無法勝數的就是尋人啟事。
游泳健身對照著自強運動,戰爭殺人機器的訓練,
在在讓我想到,兒少時閱讀的國立編譯館教材---
田單復國少康中興,同樣都是光復的意旨。
藍綠狂飆,正是我有幸所身處的虛無的國度所持續的現象,
而且一直輪轉,像走馬燈一樣,毫不停歇...
蔣介石的遺像,讓我看到國家機器最終極的造神運動直到威權幽靈持續飄盪在台灣上空......
當一張張(受難者)照片出現時,遊行在我腦海裡......
是隨著自由廣場人們聲嘶力竭的吶喊著台灣獨立反對軍人干政
以及在嘉義廣場時,首次手持麥克風控訴著自己從事傳播媒體老三台的洗腦經驗。
書中的映像則是史明的台灣人四百年史藍博洲的幌馬車之歌
李筱峰的二二八消失的台灣精英台共謝雪紅農民運動家簡吉
日治時期文學家蔣渭水賴和楊逵...以及水晶唱片時期的聲音感動。
包含後來認識的中國魯迅(阿Q正傳),以及老舍(駱駝祥子與茶館)等。
金色神明,縈繞在心理的是小時候的歌聲---男女老幼一直來,站在路邊排整排...
台北迎城隍,3月肖媽祖,或是王船祭儀...
當(跳)家將現身時,除了勾起兒時記憶,
讓我直觀的是押井守將這段意象融入到攻殼機動隊的動畫電影裡,那種無法言說的悸動。
燒王船,放水燈,則已經內化為常民的民俗祭儀,並躍升為觀光慶典。
最後舞者凝視著放水燈遠去,除了象徵那逝去的先民祖靈或神話之外,
我更希望的是仇恨的亡靈,以及族群的偏見與成見
腦中同時呈現著不同的畫面,紛沓而來,老舍舞台劇茶館最後的灑冥紙
尾瀨朗的漫畫---家浦澤直樹20世紀少年的炸毀國會殿堂以及520/1213農民請願運動...
我只能依靠著鍵盤敲打出那微弱的底層(科幻)之音。
我知道何謂幸福,但我也知道那脆弱的幸福很容易受到國家機器惡法的摧殘。
後記
1,謝謝小米爸讓我恢復了欣賞舞蹈表演的信心。
2,我的人生記憶,讓我理解媒體與教育對人類洗腦所具有的極大(及破壞)的力量。
3,有時我會開始迷惑,到底無腦的活著是幸福,還是自我催眠是幸福。
生活在如駭客任務裡的培養皿或反智行為是幸福,還是不斷的困惑選擇是幸福。
不過,我選擇與崔妮蒂一樣希望看得更多。

家族合唱之後,我們家也身體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