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22日 星期一

科技媒體無人劇場《罪惡之城》---如是我聞,文明的印記與封存(舞台劇)

圖騰符碼象徵或商標,世界就這樣拼湊起來。
非線性式的閱聽,考驗且刺激人類感官。
不停轉換的主體,更像超連結文本,恣意的流竄,
時而影像,時而燈光或音樂音效
有時是機械手臂,有時又是軌道中滾動的圓球。
當然也有象徵隱喻的模型造景,
埃及方尖碑代表著文明,無論開始時的印記,或是終結時漂浮宇宙的封存,
更像人類渴望聽到域外之音的探詢。
海浪對應著自然。
漂浮的懸崖山丘象徵死亡。
賣場則是全球化最有力的明

軌道是循環,影片起始與終點也是循環,大影片中的小影片當然也意味著循環......
破裂式的蛋殼,映射著末日計時器的持續倒數。每個人都在等待著...事情發生。

當人類發明發現工具(機器手臂的象徵)以後,這個世界就改變了。

深受科幻小說與影像影響的我,在觀賞表演的同時,
腦中的神經元同時運算著如下的科幻譯文:
無論宇宙是爆炸還是收縮,起始與結束都象徵著東方哲學裡圓的循環。

宇宙中漂浮著的埃及方尖碑,
讓我聯想到2001太空漫遊亞瑟·克拉克/史丹利·庫柏力克
小說與電影那影響人類文明的黑石板塊。

當人類不在地球上,機器還是如常的運作直到停止,
讓我想到·布莱伯里(華氏451度作者)的科幻短篇微雨將落,那種令人幽幽一嘆的末世情懷。

導演說因為影像過於單調,所以購物架鋪著鮮紅醒目的洗衣粉,品名T.I.D.每天三次,不多也不少。但這樣的陳設,卻讓我看到"駭客任務"主角尼歐與崔尼蒂準備持槍(賣架上滿滿的槍枝)殺入虛擬空間拯救莫斐斯的映像。

就連那宣傳單的圖案,也彷彿讓我聽聞到"20世紀少年那群朋友們齊聲大喊:搶回我們的旗幟吧。
我果然深陷於全球化的泥淖之中......

豪華朗機工其中一位創作者也說,影像中的清潔婦,他那每天的工作,或許就是他個人的宇宙。
的確,我們每個人每天都像聖鬥士星矢一樣,持續燃燒自己的小宇宙。

無論如何,這是個人繼觀看臺北藝術節三姊妹-人形機器人版(日本)後的第二次震撼,
而且是台灣人自己的作品。

衷心希望這種跨領域,跨界,混種,異界結合的表演形態,能有更多展演的機會,
除了提昇台灣新媒體或科技藝術的能量之外,更是所有觀眾之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