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28日 星期日

父後七日 思念的開始

思念的方式有很多種,有人為父親立傳(例如多桑之於吳念真),
有人寫散文或是拍電影來紀念他的父親一路好走
(如父後七日之於作者(網路上閱讀的)),
我則是靠觀影休閒娛樂來告慰父親在天之靈(如果有靈的話)。

電影中的確有許多台灣閩南殯葬習俗的趣味,
而戲劇當然極其誇張(現實生活中當然少有如此不通情理之處,
但繁瑣之處的確令人咋舌,
也難怪墨子反對儒家對喪禮的煩瑣而提倡節葬),
表演程度也極盡嘲諷與詼諧之能,

各角色在"燒庫錢",那種意象,每人都在網前而分裂,
就像繁瑣的喪葬事宜而身心俱疲。
載父親的遺照,也讓自己眼框泛紅,心情沉重無比。
思想也轉移到年輕時父親教我騎80CC-scooter的場景。

而學生模仿主流媒體的提問
(你爸死了,你有甚麼感覺?),也令人發噱。
"跑赦馬"(音譯)則是自己從小最喜歡看的,
看五個司公跑來跑去,而且都不會撞到,就知道他們是有練過的。
時代巨輪果然持續進步,就連"司公"ㄚ義也是可以聽ipod,
而在田中車站的場景,卻讓自己有種歸屬感(因為我是彰化田中的女婿)。

有些轉場著實有趣,例如ㄚ義,阿琴與阿鳳年輕時的三角戀情,
就相當符合早期台灣農村社會的橋段,也像廣播劇裡的轉場。
但是導演可能忘了那個年代,其實"打鐵褲"(牛仔褲)不是很普遍。
有些卻沒有必要,例如長男協助摘花的橋段,
或許只是為了呈現當地地景風貌(溪州,花壇,田尾一帶的花田)。

的確,好的影像真的是可以行銷當地的觀光產業,
請支持好的國片(我是進戲院看的)。
也恭喜ㄚ義獲得金馬獎最佳男配角。畢竟,"司公詩人"是很搶眼的。

拉雜許多,只是為了履行每月一篇網誌的承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