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4日 星期五

貴婦出國以後......

家中的貴婦,終於出國去了,
而我的心靈卻如青潭般之清澈,但思緒卻如靜座時雜沓湧入。
貴婦不在家,有些事情就必須自己做,
例如:切水果與洗彈性襪(雖然這些我也會自己來,
但是當老爺與員外的感覺跟當戶長是完全無法比擬的)

家中的事務,兩人是有默契的互動著,
但是,貴婦有些心裡與生理上的潔癖,
所以家中用過的碗盤不可能堆積在水槽中,
客廳(公共區)不可以擺放我私人物品,
廁所不能有污垢,而換洗衣服不能超出籃外,
諸如此類等等。

而我的內心卻永遠有隻無法馴伏的野馬,
規矩與教條是我永遠無法忍受的事,
但一路走來也三年有餘。
貴婦出國前,曾答應會在他回國時,
將家裡清潔乾淨,兩籃衣物洗滌一下,
廁所浴室洗刷一下。(其實每週都有在清理)

所以,趁她出國而我放假的同時,
就將塵封許久的東西,稍作整理,
卻變成檢視成自己年輕歲月時的生命歷程。

自己曾自詡為"老"文藝青年,當年,
那是我還在工廠當工人的年代,
但卻是到處看藝文表演,聽音樂會,
寫些無人能懂得創作...

就在一個文藝營的場合,一位高雄文藻語專的法文系學生,
在課後休息時,主動找我攀談,
原因是課堂上,我曾拿一篇科幻極短篇請東年老師講評,
就這樣,我們認識了。

當年少精蟲溢腦,費洛蒙到處散逸的時候,
有一位氣質女生想與你認識,當然是求之不得的事,
對我而言,自己當然有著淡淡的情愫,但不知他...
我們一起吃過飯,散過步,談了些事,通信近半年左右,
最後在我前往中國工作的時候,音訊就斷了。

多年之以後,拜Google大神之賜,
居然可以看到他已經是一位當代藝術家,
而且遠在遙遠的地球彼端許久,那也是貴婦出差前往之國。
有興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他的網站。
http://www.hsia-fei.com/

最近經常寫些回憶文,俗話說的好:
人知將老,其言都將碎碎念。
其實,我的能耐是將鎖碎的事做成像藝術般的快樂,
家事操作管理手冊-微笑台傭系列。敬請期待
家裡可以弄得亂亂的,有一種很爽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