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15日 星期二

平凡人生之微笑台傭系列(一)

原本是準備喝下午茶,享受快樂時光的週末午後,
卻成了"餛飩"滿桌,鼻涕眼淚全流的狀態。
那是與貴婦觀看"明日的記憶"所遺留散落的產物。
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去租DVD觀賞,此處就不再做劇情介紹。
我非常喜歡這個場景

本部落格沒有令人血脈噴張的情慾文章,也沒有道貌岸然的官式書寫,
有的僅是個人經驗與唾沫交流。而且談的都是些平淡無奇的瑣碎小事。
如果說每個人都有一些不堪回首,或是當成阿茲海默症後的復建之處,
那麼,這輩子的首選之處,當然是"羅湖口岸"(那是這輩子反覆走過最多的路)
不過,自己應該無力負擔那麼昂貴的費用,所以,就有了替代方案。

每個人每天都難免有些制式化(或是制約行為)動作,例如口頭禪,
那麼以下就是我這個"微笑台傭"每日固定的制式化行為。
這是每日要拜的堂上先祖
每天早晨都要收的前一晚洗淨的碗盤
每天要照顧的花草
新芽-新生的感覺總是令人興奮

反覆的動作變成習慣,習慣削弱了創意,而處理瑣碎小事,變成了自我訓練的藝術。
摘錄自家事操作管理手冊

2009年9月8日 星期二

我與我的Star Trek子孫們的遊戲-兵器篇(五)

"小李飛刀"書中,百曉生的兵器譜上有云:一吋短,一吋險...
(拜託,又不是在寫武俠片),抱歉,離題了。

這邊要報告的是關於Star Trek遊戲裡的各種武器配備。
當地球聯邦開始探險銀河宇宙時,當然要配備自衛武器,
而這裡的武器,包含團體與個人的部份,
團體指的是所有人乘坐的星艦,個人則是手持式武器。

星艦基本配備的武器,主要有兩種-光炮與光雷。
個人的基本武器則包含-雷射與雷射槍(可當狙擊瞄準)
(包含遊戲與電影,看到的大都是這兩種)
圖片是星聯硬體的進化圖說(包含大小星艦與手持武器)

早期的Star Trek遊戲,很少有暴力與殺戮的產生,
靠的是邏輯判斷與對話思考而解題的遊戲模式居多。

自從Star Trek開始有了射擊遊戲之後,個人手持式的武器
就變多了,當然打BOSS時的樂趣就增加許多。
而策略遊戲的開發,則讓我們看到各種族各類軍艦具體影像化。
因而增加這些遊戲的耐玩性。

無論如何,遊戲裡任何"工具"(武器,寶物等)的產生,
其實對於遊戲的耐玩性影響都非常大。
期待新的Star Trek遊戲裡,有更多令人驚艷且不落俗套
的武器產生。
video
影片是兩種遊戲的合輯
前段是角色扮演-艦長,可享受操控整艘星艦的樂趣。
後半段則是戰爭策略遊戲---
包含運用各種星艦興建基地,製造船艦,擊毀敵人。

2009年9月4日 星期五

貴婦出國以後......

家中的貴婦,終於出國去了,
而我的心靈卻如青潭般之清澈,但思緒卻如靜座時雜沓湧入。
貴婦不在家,有些事情就必須自己做,
例如:切水果與洗彈性襪(雖然這些我也會自己來,
但是當老爺與員外的感覺跟當戶長是完全無法比擬的)

家中的事務,兩人是有默契的互動著,
但是,貴婦有些心裡與生理上的潔癖,
所以家中用過的碗盤不可能堆積在水槽中,
客廳(公共區)不可以擺放我私人物品,
廁所不能有污垢,而換洗衣服不能超出籃外,
諸如此類等等。

而我的內心卻永遠有隻無法馴伏的野馬,
規矩與教條是我永遠無法忍受的事,
但一路走來也三年有餘。
貴婦出國前,曾答應會在他回國時,
將家裡清潔乾淨,兩籃衣物洗滌一下,
廁所浴室洗刷一下。(其實每週都有在清理)

所以,趁她出國而我放假的同時,
就將塵封許久的東西,稍作整理,
卻變成檢視成自己年輕歲月時的生命歷程。

自己曾自詡為"老"文藝青年,當年,
那是我還在工廠當工人的年代,
但卻是到處看藝文表演,聽音樂會,
寫些無人能懂得創作...

就在一個文藝營的場合,一位高雄文藻語專的法文系學生,
在課後休息時,主動找我攀談,
原因是課堂上,我曾拿一篇科幻極短篇請東年老師講評,
就這樣,我們認識了。

當年少精蟲溢腦,費洛蒙到處散逸的時候,
有一位氣質女生想與你認識,當然是求之不得的事,
對我而言,自己當然有著淡淡的情愫,但不知他...
我們一起吃過飯,散過步,談了些事,通信近半年左右,
最後在我前往中國工作的時候,音訊就斷了。

多年之以後,拜Google大神之賜,
居然可以看到他已經是一位當代藝術家,
而且遠在遙遠的地球彼端許久,那也是貴婦出差前往之國。
有興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他的網站。
http://www.hsia-fei.com/

最近經常寫些回憶文,俗話說的好:
人知將老,其言都將碎碎念。
其實,我的能耐是將鎖碎的事做成像藝術般的快樂,
家事操作管理手冊-微笑台傭系列。敬請期待
家裡可以弄得亂亂的,有一種很爽的感覺。

2009年9月1日 星期二

EP(一批)單飛。畢業,才是人生的開始

在這個單位工作,也將近兩年半的時間,
是自從2000年以後的工作,最長時間的紀錄,
如果沒有其他意外,應該還會持續服務一段時間。
每年暑假,是我最快樂與最苦惱的日子。

快樂的是將與一群大學生相處,
這讓我想起,年輕時無所畏懼,以及對理想的堅持。

苦惱的是,由於自己已經超出大叔的年齡許多,
擔心自己所學無法提供這群年輕人任何幫助,
徒增他們的喟嘆而已,
畢竟那世代鴻溝已經比瑪利亞納海溝還要深。

雖然有些生活上的歷練,但是,每個人的人生經驗都不能等同,
所以,個人經驗也只能拿來說嘴而已。
若是有很認真的同學,我都像如獲至寶一般,
會將所學一股腦的傾囊相授。

自己已經慢慢將生離死別,悲歡離合視為理所當然。
不過,看到以下同學的影片作品,自己還是感動不已。

感謝這群過去,現在,未來(如果這單位還有的話)
帶給我歡樂與學習的同學。
ps:紅字的書寫,就知道我有多老。


vid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