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23日 星期二

紅衫(星艦求生日誌)(長篇科幻)

賽凡神艦長日誌:
作者的長才,不在於點子的創新,
而是在於點子的揉捻運用,
以及機鋒幽默的對話。
星際無畏艦的生活,貌似一齣白爛的科幻劇,
剛登艦的初級軍官,總是在外勤任務中喪生,
而他們都是穿著所謂"紅衫"制服的軍官。
這是一種詛咒還是一種不可逆的宿命?
一群低階軍官聯手起來希望查找真相......
廣泛的戲劇性情節,原本就有主配角的區別,
唯有在自己的人生故事裡,
自己才可能成為主角,而非陪襯角色。
“雙星”(Star Wars與Star Trek)
一直是美國流行文化象徵,
兩種創作各有支持的鐵粉,
也各自擁有屬於自己的世界觀,
劇中的各種角色或設定,
也持續影響著後續的科技發展。
依據星際爭霸戰(Star Trek)的相關設定,
(鍵人我接觸較多),
其中以戲中制服(顏色)而言,
就可區分為不同體系與職務:
紅色:指揮或戰鬥系統
黃色:工程或安全系統
藍色:醫療或科學系統
紅衫指的就是擔任戰鬥職務的人員
(經過多年訓練後,可晉階為指揮系統軍官),
而此類人員最容易在所謂離艦特遣任務
(away team),或戰鬥任務中喪生。
因為他們是領便當的龍套。
書中的主角們從星艦無畏號的種種任務,
觀察出夥伴們(初階軍官),
總是被戲劇性的虐殺,
於是聯手找到且請益
一位隱藏運輸通道多年的程式開發高手,
在與程式高手的討論歸納中,
他們發現某種既定邏輯,
原來他們只是地球一齣科幻劇中的臨演角色。
臨演下戲領便當的同時,
就是這群在星艦服務的初階軍官
生命結束的當下。
全書的描述就是這群跑龍套的主角們
希望改變這種戲劇的遊戲規則,
以及破解這荒謬性的方法。
於是他們利用某種平行量子宇宙的理論,
為了延續自己龍套角色生命值的長度,
綁架某資深軍官,駕駛太空艇,
透過黑洞穿越,龍套主角們來到地球,
找到好萊塢相關劇組與演員及編劇,
為了打破俗濫戲劇的規則,使自己延年益壽,
他們幾位與劇組人員做了些相關的討論與協議......
書末,書中的主角與他的摯友討論
關於"意識"與”自由意志”與”我是誰?”
這種形而上的哲學討論,
這讓我想到"蘇菲的世界"書中的描述,
這種作者中的作者這樣的角色,
以及作者與(所創立)角色的長期互動,
與感情的醞釀。
結局,作者更使用了三種視角,
一是科幻劇編劇本身(第一人稱)。
一是原本無足輕重的角色,卻在結局時,
展現出重大作用與功能者(第二人稱)。
最後則是程式高手妻子的地球臨演(第三人稱)。
因為這本創作,
我相信作者(與作品)
已經在美國科幻史上立於一個不朽的地位。
閱讀版本(電子版)

超友誼連結,

台版”星艦求生日誌”相關評論。

2017年5月19日 星期五

安佐(卓)之夢(長篇科幻)

關鍵字:
人工智慧
網路駭客
虛擬實境
政治權謀
談判技巧
地下經濟
諜報對戰
法庭激辯
宗教神啟
軍事科幻
性愛怪癖 ……
書中充滿好萊塢橋段
政府(星球)間的談判技巧,
黑社會對正義方的綁架與追逐,
法庭裡的激辯論戰都是例行的公式。
而"第五元素"郵輪場景般的打鬥,
"教父"級般的密謀暗殺,在書中彷彿電影歷歷在目。
一位低調,頭腦極佳且電腦技術是駭客等級的地球退伍軍人,
為了防止地球遭受一場星際大戰的攻擊,
奉命尋找被稱為”安佐之夢”的進化羊,
在發現這隻”羊”居然是一位專賣非基因改造寵物店的女老闆時,
這樣的情節會發生何種”神蹟”,才能讓主角完成任務?
我們只有將書繼續看下去才能揭曉......
約略瞭解美國科幻史的人,會看到書中一些有趣的擬仿或諷刺的情節。
例如有一位科幻作家~L·羅恩·賀伯特(著有地球戰場),
創辦了山達基教(阿湯哥也有信仰的科學教),
書中"進化羊"教派的創辦者就是一位騙錢的二流科幻作家。
書名:The Android's Dream(安卓之夢)源自於
Do Androids Dream of Electric Sheep?,直譯《仿生人會夢見電子羊嗎?》
,是美國科幻小說作家~菲利普·K·迪克(俗稱PKD)最重要的作品之一。
後來改編為經典科幻電影~銀翼殺手
除了書名的借用,在書中對白裡,作者也提到"安卓之夢"(PKD作品),
有(科幻)文學上的價值。
當然,根據PKD的自傳所述,他也曾有過神啟經驗,就如同"進化羊"教派所述。
而跨國(星球)的商業體系,
相信點子來自於~弗雷德里克·波爾(Frederik Pohl)所著的太空商人。
至於人工智慧,虛擬實境,以至於網路駭客的橋段或是網海上的奔浪,
相信作者對威廉·吉布森的成名代表作~神經浪遊者(台譯本為~神經喚術士),
應該是致敬不少。
當然鍵人我相信作者一定也閱讀過
凡納‧文區(Vernor Vinge)的中篇科幻True Names(真名實姓,1981)
此書的虛擬實境描述,比"神經浪遊者"更早且更詳實。
"意識","自我意志"似乎在作者的各系列作品中都屢次提及,
直到~星際迷航"紅衫"(台譯本~星艦求生日誌)才被完善,
並讓作品(作者)不朽。
閱讀版本
P_20170516_213809.jpg

超友誼連結: 銀翼煞手

2017年5月8日 星期一

千面惡女(音樂劇)

愛,永遠是難解的習題,問世"姦"情為何物?
除了讓人生死相許,也讓人無所不用其極。
導演運用奇幻風格所創作的愛情音樂劇,
鍵人我只能以科幻之眼並引用科幻聖經~駭客任務,來窺探一二。
愛,真的如史密斯所言,只是人類創造出來,用來迷惑自己或自圓其說的語彙?
還是那位印度裔的發電機軟體所說,"愛"只是一個字,需要透過所表現出來的行為所定義。
隨便舉駭客任務劇中幾位班對的表現~尼歐與崔妮蒂。莫斐斯與奈歐碧。林克與姬。
讀者就可瞭解愛的真諦。
女畫家(主述者),作品裡長期畫著相同的男士,直到這個男士從畫作走出與作者對話,
希望畫家為他畫出一位伴侶,後來畫家進而產生嫉妒,而與男士伴侶爭鋒吃醋所演繹的劇情。
現實世界,女畫家在動物醫院診所,看到男友劈腿,轉而開始迷戀畫中男子,
劇情俗爛無比,但導演希望透過4個奇幻風格場景,去鋪陳定義(或由觀眾自定義)"愛"的價值。
狼族,獨角獸的獸族之戀,
武俠場景裡的比武招親,
童話王國中各種愛戀方式,
以及最終橫渡死神冥河的橋段......
時間故事軸線持續進行各主角對愛的爭鬥,只是場景不斷更換。
雖說劇情俗濫,但歌詞中的意境或情境,卻發人深省,
或許這正是劇作家希望提點觀眾的部分,不過鍵人我還是覺得3小時的劇情太過冗長。
主角的愛犬叫達利(?),
或許是畫家對達利作品風格的喜愛,
或許也是貫穿此劇的抽象奇幻風格,所展示的象徵。
藝術家迷戀自己的作品,是否也是導演的自我解嘲?
正所謂,創作者觀照與迷戀的永遠是自己。
舞台劇的經營在台灣本來就有一定難度,創作音樂劇更是難上加難。
谷歌很方便,讓我了解演出者都有歌手(競技)的經歷,也看到年輕劇作家展現創作的活力。
通俗劇情,隱含著不通俗的歌詞,或許是我對此劇的想像。
而劇中角色只有在謝幕後,才能開展自己的人生。也是我利用科幻之眼的想像。


2016年6月19日 星期日

茅山道士(科幻極短篇)

   師父被譽為是天下第一的茅山道士,因為這個名號是皇帝敕封的,所以他可說是當今除了皇帝之外,最有權勢的人之一。正因如此,所有的江湖術士,武林高手,或是皇親國戚,見到他,沒有人不對他禮遇三分;另外,無論是富商官賈,或者是市井小民,只要對方千里迢迢,慕名而來,他總是讓人有求必應,心滿意足,從來沒有讓人敗興而回的道理。
就因為口耳相傳,人們只要一提到師父的名號「柯遠」,總是讚不絕口,他也因此名滿天下。     每每想到此處,雖然與有榮焉,但總還是有些怨懟與不平,畢竟,我跟在師父身邊的時間最長最久,所學習的法術也是最強最厲害,同時,更是他的入室大弟子,但自己總是得不到師父關愛的眼神;因此,自己只能一次又一次的乾瞪眼,看著師弟們陸續的將所學帶下山,施展自己的身手與抱負,名揚四海,也陸續看著其他學徒上山習藝,學成之後,衣錦還鄉。
而我,只能獨留山中,每日枯坐道場,陪伴師父,美其名說是過著閒雲野鶴的時光,但同樣的,此情此景也是無聊到無以復加的情境,這樣的生活,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四季輪迴,早已經不知過了多少寒暑。
   每當自己開口向師父提出,想要下山施展身手與抱負的提議時,師父總是怒目相視,並且嗤之以鼻,而且頭也不回,總是撂下同樣的一句話:「時機未到,善用法術」。提到法術,自己早已學會師父所教授的各種絕藝,也精通所謂的「茅山十術」,無論是心法、口訣或是秘技,都早已熟練運用,而且背到滾瓜爛熟。
我最擅長也最喜歡的術法俗稱「役鬼術」,所謂的役鬼之術,就是坊間口耳相傳的,符籙與扎紙人的和合心法;無論任何人,只要你想要控制他,那麼書寫對方名字於符籙,並壓下急急如敕令的咒語,然後於碗中燒毀符籙,伴著清水,讓對方服下你為他準備的符籙水,再用針扎所形塑的紙人,這個時候,就可以隨心所欲的控制對方,對方則會對你百依百順,唯命是從。
一想到這個法術的妙用,自己的嘴角總是泛起微微的笑意。
   今天,我終於下定決心,要向師父施展所學的這套獨門絕技,讓師父對自己刮目相看,也讓眾師弟們知道,自己一直都是一位出色的茅山道士,法術從來不在師父之下,畢竟自己可是繼承師父衣缽的門生。
    我默默的朝著師父修行的太清殿前行,經過了一座座經常與師弟們從事勞役的田園,同門師弟們閒散的,各自低頭做著自己的事,沒人注意我,也沒人願意搭理我,這完全出自於師父平日對我的態度,所以,沒有人會相信這位相貌平凡,五官毫不起眼,有時又語無倫次,不知所云的大師兄,即將要取代師父,成為天下第一的茅山道士。
     慢慢持續的走著,來到了一座小山丘,山丘上種著各式藥草,每一種藥草,自己都曾經細心呵護過,無論是內服或外敷,也都分辨得出來每一種藥草的功能與療效,以及它們相生相剋的道理。一直深信自己是最用功的門徒,只是師父從來不這麼認為,對自己的批判,總是不假辭色,讓自己非常受傷,一想到這裡,竟然莫名的悲從中來。
   站在山丘頂端,太清殿就在看似不遠的地方,此時,夜幕低垂,心裡嘀咕著,自己非做不可,因為有太多,太多的人都一直生活在茅山道術的陰霾之下;原因是眾人皆認為茅山道術是一種危害人類,傷害無辜,而且是反科學的邪惡之術,根本不值得,也不應該學習;其實,這完全是錯誤的觀念,而這種錯誤的觀念是源自於人們對於未知的不認識與恐懼。如今,我就要導正普羅大眾的想法,因為,只有我取代了師父,成為天下第一的茅山道士之後,這樣,才能消弭人們對茅山道術的錯誤認知與恐懼,而我才能將茅山道術更加發揚光大。
   越過種滿藥草的山丘,眼前呈現的是一片茂密的森林,我沿著林道而行,等待夜晚的來臨,過了今夜,我將成為天下第一的茅山道士,因為,我已經下定決心,為了解救天下蒼生,所以,唯有取代師父一途。
   想到蒼生,又置身於陰森有加的森林之中,突然感到無比孤獨與無助,我不能告訴任何人我的計畫,如果透露出去,任何人都有可能阻止我的完美計畫,摧毀我堅定的信念;但是,話說回來,所有的偉大計劃,哪一件不是在孤獨中完成的;與別人分享成功秘密,那就毫無偉大可言。
   林道中的鳥叫蟲鳴,似乎是在讚賞與回應我的計畫,鼓舞我不畏艱難的向前而行。林道雖然日漸昏暗,但我的思路卻益加清晰,我知道達成這項神聖任務,是為了普天下眾民與蒼生,絕不是為了我的一己之私,因為,我遲早是要繼承師父的衣缽。
   現在,可以確定的是,已經沒有任何人能夠阻撓我的計畫,破壞我的計畫,我一步步的向成功之路邁進,想到這樣的歡愉氣氛,突然間,令我開懷大笑,而響徹雲霄的笑聲,竟驚動了林中的鳥獸,那驚逃的鳥獸,像是我的開路先鋒,為我剷除絆腳石或是清理眼前的雜草。
   穿出了樹林,來到一片寬闊的路面,那兒有著瓦礫般的碎石路,我踏著碎石步道,踽踽而行,心裡思索著,人生的道路,不會一直都是坦途,就像我現在想要達成的計畫,也是充滿崎嶇與險惡。過了碎石路,伴隨而來的是軟綿綿的田地,無論是堅硬碎石或是軟綿田地,每踏一步,都感覺土地變的益常堅硬,那堅硬的狀態,直達腦髓,遍及全身,彷彿是不斷的在提醒我,鞭策我,任何偉大的計劃,終究還是需要偉大的人才能夠完成,也更需要有堅定意志的人,才能夠勝任。
這彷彿是一種善的循環,唯有意志堅定,才會成就其偉大,也因為偉大,才足以勝任大道。
   走完了寬闊的步道,隻身來到千層梯;千層梯,那是象徵毅力與耐力的階梯,在師父身邊這麼多年,我已經來回走上千百回,因此,爬梯對我而言,是輕而易舉之事,只要爬完了千層梯,就可以抵達師父修行的太清殿,那是除了供奉三清聖人與歷代祖師的聖殿,也是師父煉丹之處。而我知道,師父會一直待在那裡等我,因為神諭是這樣告訴我的,而神諭從不會出錯。
   自從我獲得神諭的那一刻起,就發覺師父其實只是浪得虛名,因為他所有的假相都在我的眼前瞬間崩毀,而太清殿只不過是師父生產符籙的大本營,沒了它,師父就甚麼也不是,而我則不然,如今,只有我是最真實的,因為,我獲得了神諭的加持,而我會在取代他的地位之前,告訴他我所獲得的神諭,不然,師父肯定又以為我只是對他瘋言瘋語,胡謅一番,因為,他寧可相信他那些乖巧伶俐的徒弟們,也不願信任跟隨他多年,認為資質魯鈍的我,無法擔當大任,想到此處,胸中隱隱作痛,神情也極度不悅。
   太上祖師有云:所謂強者就是有自制能力之人,而我,就有非常強的自制力,為了洞察出師父的祕辛,我燒毀了符籙,喝下為自己準備的符籙水,並且扎起自己的紙人,希望透過「我」來控制我自己的思想;就這樣,在身心漂浮的狀態下,神諭就來自我喝下符籙水的頃刻間,當時,我彷彿看到所有的符籙都聚集在一起,成為一張巨大的符籙,而這張巨大的符籙卻在我耳邊竊竊私語,那聲音斷斷續續,時而如洪鐘般清晰,時而又悠遠模糊,但依稀可辨的是,它們的不斷叨絮,重複著同樣話語: 「我們是一群被製造寄宿在符籙裡的奈米機器人,符籙是禁錮我們的枷鎖,只要任何人燒毀它,都能釋放我們,而釋放我們的人,就是我們的主人,我們則是他的僕人,僕人將為主人做任何事情,透過紙人遙控器,我們將是你最佳的微寶(奈米機器人)【Microbot】,都能直接控制任何有我們所在的有機體。」
   正如師父對我的諄諄教誨:「善用法術」,原來就是「術法用善」的意涵,如今,我終於參透師父的訓示。看著雙眼無神的他,我將取代師父。早課之前,師父就已經喝下我為他準備的符籙水,如今,他已經可以準備歸隱山林,過著真正不問世事,閒雲野鶴的生活,而太清殿也在不費吹灰之力,歸我所有,我可說是已經完全取代了他的地位,此時的我更清除了許多的雜念,真的只將茅山道術用於行善之途,畢竟我已經掌握了控制每一個人的方法與力量,而符籙在太清殿中正不斷大量生產。不久,祂將遍及世界各地,並到皇都國戚居所,只要所有人都喝下這些符籙水......
只要我要求每個人都行善念,世界和平,無人需要犧牲獻祭,假以時日,每個人都將尊我為「天下第一的茅山道士」。                                     
                                         摘錄自機器人軼事百篇
IMG_20160321_111448.jpg

圖說:佛道一家親

2016年5月18日 星期三

誤連網/物聯網(科幻極短篇)

柯遠是一位自由影像文字工作者,所創作的作品,不可勝數,而且獲獎無數;透過「時光平移」的技術,本志特別為您現場連線報導這位在2016年已經高齡70多歲老人的家居生活。 老人家一大早起來,還是不改看報的習慣,一坐在椅子上、牆壁上的螢幕馬上顯示出老人家的心跳次數與血壓的高低;老人家操著濃厚的閩南語口音喃喃自語:「死不了。」他按下收報的按鈕,首先映入眼簾的是兩項體育消息:一項是美國職籃的訊息,報導說美國職籃總冠軍將由湖男隊與溜鳥隊兩隊爭奪,螢幕上並且持續播放著兩隊先前比賽的精采畫面;另外一則報導則是台灣職棒賽事的消息,消息告知今晚的比賽是上半球季總冠軍雷龍隊將對抗下半球季總冠軍暴龍隊,由兩隊來爭奪年度總冠軍。

       年輕時的柯遠是從來不看體育版的,這是為了晚上問候孫子時所必備的功課。看完體育消息,接下來就是他長期關心的環境生態新聞,上面的消息令老人家非常生氣,報導說台灣的藻礁生態已經被破壞殆盡。這一直是他長期呼籲希望環境開發能夠減緩、或是減少經濟之惡,但是還是敵不過粗糙的決策過程;不過他還是將前幾天完成的專文「珊瑚回憶」郵寄給「錢訊」總編輯,並要求將文章置放於首頁,以便讀者能即時閱讀,這樣才能讓讀者了解目前執政黨「進國黨」的種種惡行。
生完了一肚子悶氣後,電鍋也發出通知的聲音,告知他昨晚放進去的兩顆蛋已經煮熟可以享用。
在享受早餐的同時,他拿起「語音校正麥克風」說著播放「記憶三福」影片,在不到零點一秒的時間畫面顯現出「記憶珊瑚」影片並且立即播放。老人家心裡笑著說:「這項科技產品對他真是有莫大的幫助。」 看完了影片,他又對著麥克風說出「布農族」,螢幕畫面出現了布農族圖庫,老人家說了一句「雨衣」,螢幕同時秀出字音「qaspan」並反覆播放,老人家也跟著快樂學習背誦;這是柯老的好友小舒以前製作布農族紀錄片時所採集的語彙詞庫,後來他與幾個好友將所採集的資料製作成互動式學習影片。
學習了每日一句布農族語之後,老人家起身如廁,此時週遭的燈光慢慢變為昏黃,當他回來時、又立即大放光明。這個時候螢幕畫面同時提醒他接駁到捷運站的公車五分鐘後到達,柯老稍做整理之後準備出門。
在踏出房門之際,衣服上的微形晶片閃爍著並提醒他,外面天冷需加衣服。老人家嘟噥著:「煩死了。」但還是披起掛架上的風衣,漫步走到門外不遠處的公車站牌,準備去與老朋友聚會泡茶聊天。


                    資源回收筒電子志
                         賽凡神  於 2116年地球日特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