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0日 星期二

銀翼殺手3388(科幻極短篇)

經過多年的努力,戴克終於從生化複製人轉變成為真實血肉的人類。 他心想,他從來沒有癡想永生,但他總是企圖賴活著。
這天他來到複製人博物館參與開幕典禮的儀式,館長喬親自接待他。
戴克沒有露出驚訝的神情,不過喬還是開口說:我是與前輩K同型號的複製人,
當然是改良版,取名喬是為了紀念他,我的記憶有一部分是來自他真實生活的經歷, 包含與喬伊的戀情。
戴克點頭稱是,沒有多說什麼,就隨著接待員的引導而入座,等待典禮的開始。
在典禮開始,館長致詞的同時,
戴克直接連結網路查詢展館內的各類展覽,
其中包含複製人與人類鬥爭的演化史,
桃莉羊的誕生,
複製人概念的興起,
泰勒公司的崛起,
泰勒投入生產複製人的過程,
研發實驗失敗的各類型號,
開始提供人類奴役娛樂所用的各種連結型號, 連結6號的叛變行動(史稱銀翼殺手年代),
複製人大逃亡(包含他與愛人瑞秋避難的經過),
瑞秋與他的小孩連結X誕生的過程,
人類優越運動導致的大斷電時代,
華勒斯跨星際集團的興起,
複製人重新獲准生產的過程,
連結8號的量產,
銀翼殺手2049的啟示,
複製人的革命史,
人類受制於複製人的統治,
不斷演變反覆的歷史,
同類,非我族類的相殘,
人類開始義體化的過程,
第一具全身義體化的人類,
複製人與人類的最終和平協議。
看完了整個演變史,館長的致詞剛好結束,館長邀請戴克上台跟來賓說些話。
戴克上台劈頭就說:大家肯定有很多疑問想問,也有著某種程度的狐疑?
不是已經有很多人類開始接受義體化觀念,甚至將大腦神經元轉化為電子腦, 為何自己還要轉化成為人類的血肉之軀?
人類的定義,從我們開始思考從何而來,將往何去,我是誰? 這樣的命題開始,就一直爭論未休。 而人類是否優於其他物種,或是他的造物~複製人,同樣是個大哉問。
人性的要素,自然生殖力,情感價值取向,和自我中心的意識,都是不可或缺的嗎? 若是不可或缺,那麼各位看看我的皮囊裡面,是否已經具備這些要素?
我們複製人誕生的當下,就受到艾西莫夫三定律的制約:
定律一,複製人禁止傷害人類,或因怠忽偷懶而使人類受傷。
定律二,複製人必須服從人類命令,除非該命令牴觸第一定律。
定律三,在不牴觸前兩項定律情況下,複製人必須保衛自己的存在。
或許大家會更加困惑,這樣的定律不是在連結6號的銀翼殺手事件中被打破了嗎?
其實不然,連結6號的壽命只有4年期限,他們為了保衛自己的存在,
所以找上他們與我的創造之父~泰勒博士,希望可以延長自己的期限(壽命)。
連結6號是熟讀人類歷史的造物,弒父情節在人類歷史文本中屢見不鮮,
他們把泰勒當成父親,所以這就無所置疑。
另外他們所殺的員警或科技人員,有些是複製人,有些是資本主義下的奴隸,
所以更沒有殺害人類的疑慮。
至於後續所發生的各種事件,這當然是所謂複製人自覺後的啟示錄, 當複製人認為自身優於人類,人類即屬奴隸,殺害或奴役,在所謂人類歷史中更是層出不窮,華勒斯也曾說,人類歷史就是一部活生生的奴隸史。所以也沒有違反三定律的問題。
人類經常自我設限,自我階級化,就因為如此,才導致更多的殺戮與戰爭。
我今天以人類的血肉之軀來跟大家致詞,就是希望人類可以包容異者,無論是形體或心靈,試想,當人類成為群體中的他者時,內心深處的恐懼,又如何能夠讓你從容自處?
唯有拋棄歧見,才能達到真平等,東方的萬物有靈這樣的思惟,或許更值得我們借鏡與學習。
我想說的,其實也是瑞秋臨終時的遺言。
戴克語畢,台下立即爆出如雷掌聲,不絕於耳。


我關掉全景投影,週遭的影像慢慢褪去,教授希望我們寫篇關於複製人演進的報告,我想戴克的演說或許是最值得提供給同學們參考的資料。我的確是這樣衷心期盼。


關鍵字:
資本帝國的管控。
同類相殘。
非我族類的排擠。
奇蹟的誕生。
桃莉羊的隱喻。
真實與擬仿。
不完美的軀殼。
階級的反撲。
愛的真諦。
靈魂的自我追尋。
Ghost in the shell。

2017年9月27日 星期三

銀翼殺手2049(科幻囈語)

自從遺失銀翼殺手戴克的信函,時間已匆匆過了30載。
關於戴克的去向,與真實身分,也是眾說紛紜
(有一說他是泰勒公司生產的終極生化人)。
地球人其實習慣稱戴克為福伯, 福伯在某些星域則是化身為星際走私浪子韓索羅。
據說福伯年輕時,還當過考古學家, 而且成功阻擾二戰軸心國很多的秘密武器發展計畫。
如果依照銀翼殺手情節最後的描述,
戴克應該是與瑞秋(泰勒實驗型生化人,不受僅有4年生命的限制)共度餘生。
據說這也是戴克當初承接銀翼殺手工作所協議的一項條件。
泰勒公司當初開發連結(Nexus)系列的生化人,
就是希望實驗記憶植入,讓牠們可以活的像地球的自然人一樣, 也可以拼湊出一個人一輩子的生活,
讓連結系列生化人從精神上就自以為是人, 然後將他們外放到外星球從事高度危險工作,
以減少地球外星移民的傷害,進而耗損殖民星球的各種利益。
從4位連結系列逃回地球的首領,臨終前的悲情詩文,就可以想像那種意境:
我所見識的事物,你們人類絕對無法置信,
在獵戶座的端沿,吾等縱火攻掠,星船灼灼燃燒,
毗鄰唐豪瑟星閘的闇黑彼方,我凝視光束粼粼生光,
然而,這一刻刻的瞬間......都將溶逝於時光的洪流,
宛如.......淚水......銷融於雨......
此乃余死之刻!
銀翼殺手所描述的概念,就足以讓人燒腦一輩子,
但其原著小說
@機器人會夢見電子羊嗎?(Do Androids Dream of Electric Sheep?)
所蘊藏的內涵,
真實,記憶,仿生,模擬,虛幻,神秘,矛盾,似真似幻,藥物致幻,
共感體驗,預知,宗教神啟,非妄妄想,真實翻轉......
堆疊起來,可能足以動搖人類生存之本,
而我寧可安詳睡去,無論夢中是否出現電子羊或獨角獸。
殊不知,清醒之後,才發覺上述所言, 完全是菲利普.K.迪克附身狀態下,所產生的囈語。
前作:銀翼殺手觀後,兼譯戴克的來函(幻象雜誌,第五期)。
續作:銀翼殺手3388(資源回收筒電子志,規劃草擬中)。

image.jpg

2017年9月25日 星期一

遙感城市(行動舞臺劇)

熟悉的電腦語音,慢慢成型,金屬腔調很重的女聲,開始呈現, 就像電影鷹眼一樣,指示著每個步驟......
戴著耳機聽從指示,移動到不同的空間, 透過耳機內的聲音,重新認識這個城市, 透過耳機內的指示,主體(自己)完全被科技工具所制約。
透過這樣的行為模式,探討科技與人的關係,群體與自我的互動, 自由與正義的想像,套句中國形容詞,完全燒腦的行動戲劇, 自己即是觀眾,也是演員,城市即舞台,或人生即舞台, 經由此劇的呈現,的確是再恰當不過。
路徑適合做成谷歌地圖。
聯成公園圍圈,圍圈,等待出發,確認群體與自我的關係, 了解人造物與自然的區別。
成德國小圍牆,耳機傳來打球,嘻笑鬧罵的聲音。讓人遙想兒時狀況。
忠孝醫院急診室,談論著看見與看不見的話題, 有醫療需求者羸弱的身影,病毒細菌充斥身邊,但卻無法得見。
停車場,觀看鏡中的自己,讓自己確認在群體中的位置。
後山埤捷運站,人群的移動,彷彿戲臺演員的流動, 輪到自己表演時,又會如何演繹?
搭乘捷運,在他者中舞動,你被視為異者,反而是被拍照留念的對象。
市政府,自己被擺放於人群中,你與群體時為疏離(空間隔離), 但又如此親近(耳機聽著相同的聲音與指示)。
百貨商場,川流的人群,商場販售著自己喜歡與不喜歡, 需要或不需要的商品。耳機請你選擇,此時卻充耳未聞, 如同自己可隻身對抗流行趨勢或資本主義這樣的巨輪或巨獸。
廣場水池邊,第二次圍圈,不敢對他人的凝視或示好, 或許大家認為台北捷運廣告的眼睛戀情,不會在自己身上發生, 而自己只是這齣戲的過客或龍套。
逸仙公園,如何展現自己,持著自己專屬的物件,抗議遊行, 提出某種宣言,大步邁前,圍觀的人群,在我們移動的方向,慢慢散去, 擔心受到群體的"傷害",團結力量大,在此展現無"疑"。
孫逸仙紀念館內,政治圖騰,碰巧遇到憲兵的交接,可謂恰逢其實。 孫文在某些人的政治想像,祂是偉大的。 但他的繼任者,卻是一介獨夫,夾著尾巴到台灣偏安。 語音帶著自己的偏執,如此述說。
健康步道,依照指示,多走多健康。
跑步到(孫逸仙紀念館)捷運站,遊戲規則,撞到別人就出局,大家都還蠻聽話的。 已經融入整個演出情境,早就無法脫離。
捷運站內冥想互動,此時女聲慢慢轉為更富人性化的男聲。 3種不同的群組,在此開始出現差異性,不知道最開始起身的那組聽到的是甚麼? 當自己成為起身組,是否腦袋裡跟剛離開的人一樣,充滿著優越感,訕笑坐者? 而最後離開的群組,又收到何種指示?只有導演,編劇才知道, 群體也只不過是系統中的棋子或馬前卒。
離開,逛著大街,看著不同的建築景窗,想像著住在洞穴者,如何過活?
華視大樓後門,以為是參觀,不知已經是節目的尾聲。 看著年少時所看的節目海報,聽著那些演出片段,老人(我)所愛的演出,回憶又充斥著神經元。
華視大樓,直升機停機坪,眺望101大樓,看著車水馬龍的街道, 站在建物邊緣,語音突然詢問,你敢跳下去嗎? 此時讓科幻阿宅我,想起駭客任務的動畫篇~Kid, 佛說:自覺覺他,到底是尼歐救了孩子,還是孩子救了自己,我始終還在學習中......
不過我始終知道人無魔法,抵擋不了"地心引力"。
劇終


延伸閱讀  提問人類存在《遙感城市》

2017年5月23日 星期二

紅衫(星艦求生日誌)(長篇科幻)

賽凡神艦長日誌:
作者的長才,不在於點子的創新,
而是在於點子的揉捻運用,
以及機鋒幽默的對話。
星際無畏艦的生活,貌似一齣白爛的科幻劇,
剛登艦的初級軍官,總是在外勤任務中喪生,
而他們都是穿著所謂"紅衫"制服的軍官。
這是一種詛咒還是一種不可逆的宿命?
一群低階軍官聯手起來希望查找真相......
廣泛的戲劇性情節,原本就有主配角的區別,
唯有在自己的人生故事裡,
自己才可能成為主角,而非陪襯角色。
“雙星”(Star Wars與Star Trek)
一直是美國流行文化象徵,
兩種創作各有支持的鐵粉,
也各自擁有屬於自己的世界觀,
劇中的各種角色或設定,
也持續影響著後續的科技發展。
依據星際爭霸戰(Star Trek)的相關設定,
(鍵人我接觸較多),
其中以戲中制服(顏色)而言,
就可區分為不同體系與職務:
紅色:指揮或戰鬥系統
黃色:工程或安全系統
藍色:醫療或科學系統
紅衫指的就是擔任戰鬥職務的人員
(經過多年訓練後,可晉階為指揮系統軍官),
而此類人員最容易在所謂離艦特遣任務
(away team),或戰鬥任務中喪生。
因為他們是領便當的龍套。
書中的主角們從星艦無畏號的種種任務,
觀察出夥伴們(初階軍官),
總是被戲劇性的虐殺,
於是聯手找到且請益
一位隱藏運輸通道多年的程式開發高手,
在與程式高手的討論歸納中,
他們發現某種既定邏輯,
原來他們只是地球一齣科幻劇中的臨演角色。
臨演下戲領便當的同時,
就是這群在星艦服務的初階軍官
生命結束的當下。
全書的描述就是這群跑龍套的主角們
希望改變這種戲劇的遊戲規則,
以及破解這荒謬性的方法。
於是他們利用某種平行量子宇宙的理論,
為了延續自己龍套角色生命值的長度,
綁架某資深軍官,駕駛太空艇,
透過黑洞穿越,龍套主角們來到地球,
找到好萊塢相關劇組與演員及編劇,
為了打破俗濫戲劇的規則,使自己延年益壽,
他們幾位與劇組人員做了些相關的討論與協議......
書末,書中的主角與他的摯友討論
關於"意識"與”自由意志”與”我是誰?”
這種形而上的哲學討論,
這讓我想到"蘇菲的世界"書中的描述,
這種作者中的作者這樣的角色,
以及作者與(所創立)角色的長期互動,
與感情的醞釀。
結局,作者更使用了三種視角,
一是科幻劇編劇本身(第一人稱)。
一是原本無足輕重的角色,卻在結局時,
展現出重大作用與功能者(第二人稱)。
最後則是程式高手妻子的地球臨演(第三人稱)。
因為這本創作,
我相信作者(與作品)
已經在美國科幻史上立於一個不朽的地位。
閱讀版本(電子版)

超友誼連結,

台版”星艦求生日誌”相關評論。

2017年5月19日 星期五

安佐(卓)之夢(長篇科幻)

關鍵字:
人工智慧
網路駭客
虛擬實境
政治權謀
談判技巧
地下經濟
諜報對戰
法庭激辯
宗教神啟
軍事科幻
性愛怪癖 ……
書中充滿好萊塢橋段
政府(星球)間的談判技巧,
黑社會對正義方的綁架與追逐,
法庭裡的激辯論戰都是例行的公式。
而"第五元素"郵輪場景般的打鬥,
"教父"級般的密謀暗殺,在書中彷彿電影歷歷在目。
一位低調,頭腦極佳且電腦技術是駭客等級的地球退伍軍人,
為了防止地球遭受一場星際大戰的攻擊,
奉命尋找被稱為”安佐之夢”的進化羊,
在發現這隻”羊”居然是一位專賣非基因改造寵物店的女老闆時,
這樣的情節會發生何種”神蹟”,才能讓主角完成任務?
我們只有將書繼續看下去才能揭曉......
約略瞭解美國科幻史的人,會看到書中一些有趣的擬仿或諷刺的情節。
例如有一位科幻作家~L·羅恩·賀伯特(著有地球戰場),
創辦了山達基教(阿湯哥也有信仰的科學教),
書中"進化羊"教派的創辦者就是一位騙錢的二流科幻作家。
書名:The Android's Dream(安卓之夢)源自於
Do Androids Dream of Electric Sheep?,直譯《仿生人會夢見電子羊嗎?》
,是美國科幻小說作家~菲利普·K·迪克(俗稱PKD)最重要的作品之一。
後來改編為經典科幻電影~銀翼殺手
除了書名的借用,在書中對白裡,作者也提到"安卓之夢"(PKD作品),
有(科幻)文學上的價值。
當然,根據PKD的自傳所述,他也曾有過神啟經驗,就如同"進化羊"教派所述。
而跨國(星球)的商業體系,
相信點子來自於~弗雷德里克·波爾(Frederik Pohl)所著的太空商人。
至於人工智慧,虛擬實境,以至於網路駭客的橋段或是網海上的奔浪,
相信作者對威廉·吉布森的成名代表作~神經浪遊者(台譯本為~神經喚術士),
應該是致敬不少。
當然鍵人我相信作者一定也閱讀過
凡納‧文區(Vernor Vinge)的中篇科幻True Names(真名實姓,1981)
此書的虛擬實境描述,比"神經浪遊者"更早且更詳實。
"意識","自我意志"似乎在作者的各系列作品中都屢次提及,
直到~星際迷航"紅衫"(台譯本~星艦求生日誌)才被完善,
並讓作品(作者)不朽。
閱讀版本
P_20170516_213809.jpg

超友誼連結: 銀翼煞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