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28日 星期五

目連拯救母親大地(舞台劇)

在台灣,到底是陰間還是陽間的經濟活動比較活躍?
除了靈厝,哀鳳7說不定早已經在陰間開始試賣。
佛經"盂蘭盆會”目連救母的原型,隨意,穿插於文明極度發展後的共同體生活社群...
舞臺全黑,開場,三位(一體?)主要角色:黑狗中間,目連在左,閻王在右。
黑狗(被拉扯)分成兩半,裸女出現,往後行去,燈暗,劇情”結束”...
歡娛的社區形象,角色們各司其職,或工作,或玩樂,或與外界通訊互動。
主要道具---20面體,分為大中小三種尺寸,佇立於舞台各處,展現各自功能,
大者:社群共同生活的場域,吃喝拉撒睡,兼皮影戲的排練與娛樂,
中者:勞動者的工具,例如農務的收成器具(收割機)等,
小者:做為通訊器材,或是把玩做為隱喻的用途。
共同體社群,面臨的除了是善惡交錯的心態以外,還有對於變數的對待,
每個人都必須工作,以維護每項工作完成的精準度及維繫社群共同生活的願景與利益。
如果有人認定自己的工作就是飲酒作樂,這樣可以嗎?
或是有人臨時想發懶,想怠惰一下,行嗎?
歲時的耕作與休憩,在共同體是必須的嗎?
勞動價值何在?
我”動”,故我在?
還是人想要活著,就是要動?
戲中戲的皮影戲算是做為對(目連)母親形象的引子,
也是對(蓋亞)大地之母的再詮釋,更是對目連沉迷於救母思念中的一種棒喝。
目連大量獨白,與閻王的互動,都讓人感受到目連對於母親的執念
透過目連的敘述,同時也應對出母親生前的”自我”執念。
同樣地,當(社群)偶像開始成型時,共同體的住民又要如何破除偶像,
或是自己成為偶像後,自我又要如何適應?
劇中大量資訊與令人思考的哲思,都是導演兼劇作家的巧思,
或許這也是導演喜歡原創故事的原因吧。
而導演先前所從事的新聞工作,田野調查也成為他創作前的必備功課,
雖說人類的情感是相通的,但劇情能融入當地社群的生活型態,作品更能引起共鳴。
生活的困境,無論科技如何進步,都未曾消除,而人的價值也一再被探討...
當共同體破裂後,舞台再度全黑,
黑狗中間,目連在左,閻王在右。
黑狗分成兩半,裸女出現,往後行去,燈暗,劇情”開始”...
20面體.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