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11日 星期二

牛仔褲(實驗劇)

劇場創作,越來越趨向於複合式。
透過偶戲真人演出並帶以影像投影方式,呈現牛仔褲的血汗工廠事實。
農友磨著石磨,影像投影著農村景緻,日本文樂式的屏風隔板拉開,
劇情一開始就是雙胞胎女嬰其一被販售的過程,
音樂襯著茉莉花,觀眾一開始就知道這是一齣農民的血汗生活遭遇。
資本家的噬血無情與荒淫,農民往城區發展的境遇或許都是老生常談,
畢竟這樣的控訴,早已經透過各種藝術呈現,眾所周知。
但透過戲偶,真人與影像的複合式演出,畢竟還是個人觀劇頭一遭。
導演非常懂得分鏡,透過演出過程,利用不同大小的戲偶,來呈現出”遠中近特”的鏡頭概念,而彌勒(大)座佛的神軀對照著”渺小”的戲偶(茉莉),更讓人覺得無助。
主題的沉重,令人傷感,但快打旋風的(茉莉)夢境呈現,卻是此劇最歡樂的橋段,
電子遊戲打BOSS(牛仔褲的幻化)的情節,是如此的貼切又如此的心酸。
春麗”,畢竟是歐美人士認識東方國度最流行的語彙。
東方哲學””的概念,在戲中盡其展現。
石磨是圓,初始農民推磨,終了也推磨。
道具推開類似日式屏風的圓的軌道,充斥在整個劇場中。
農民推石磨,則有閩南語”拖磨”之意,人生就是不停的一再拖磨,
拖磨更讓人聯想到早期葛優所主演的中國電影”活著”,那卑微的求生態度。
或許,正是因為這種複合式的表演轉換,投影,真人與偶戲,
所以拖慢劇情的節奏,而且故事了無新鮮,所以並無驚艷之處。
但是,最重要的實驗精神嘗試與留存(例如茉莉的春麗般的夢境),
才是這齣牛仔褲的最重要的象徵意義。
2030_cr.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