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18日 星期四

胖胖藝術節(實驗劇)

能將パン(音胖)轉化為藝術方式呈現,我想只有鴻鴻這樣深具批判性的(策展)創作者吧。誠如古諺所云:弱水三千,唯取一瓢飲。在漫長的胖節中,賽凡神也只能以管窺豹,略見一斑。就像活魚多吃般,所選的胖節則是一票二吃。不同的創作者,不同對胖的詮釋與演繹。
胖胖交際場(歧視下的凝視)
社會上充斥氾濫著各種歧視醜化的語言或報導,胖子,恐龍妹.....
參加過(台灣)校際型舞會者,應該都清楚。 在那昏暗的場域中,美醜需要近距離觀看,才會發現邀約與被邀約者的真實面貌(世俗的美與醜),但胖瘦,卻是從輪廓就可以發現,因此那些人不是壁花,不然就是冷板凳坐到底...
這是舞會交際場最殘酷的現實,而導演就直接將那種”歧視下的凝視”,搬演到舞臺,
男女主角都是俗稱的”胖子”,舞會上得不到邀約, 全部的瘦子無視他們的存在,他們的話語說了也沒人(觀眾)聽得到, 胖子除了被汙名化,更嚴重的則是無視,彷彿他們從來就不存在於世界上, 就算對上眼,也是惹來更多的異樣眼光,無人關注他們的內在與腦袋, 只會對他們的外型品頭論足。而胖子只能自我凝視那種種歧視。
打腫臉變胖子(幻想:人類終極武器)
舞台劇一開場,就來個目前影視界最流行的”舞臺生死鬥最終章”場景, ”觀眾”就是觀眾,或者化身為現場來賓與之互動。
主持人開始介紹男女雙方的參賽者,談著對父親(形象)或父權的批判遵從或互動。 參賽者都是外形上的”胖子”,主持人則嬌小瘦弱, 話題與輔助影像總是環繞著親子互動關係的問答中, 直到主持人被觸及問到個人隱私以及與父親互動關係後,終於暴跳如雷,憤而離開主持現場,話外音只聽到他對製作人工作人員的咆嘯與憤懟。
場景一轉,原來主持人在真實場域中, 就是一個瘦弱纖細與父親關係不佳的小男孩, 劇中兩位參賽者男女即為真實場域中的父母, 而父親的(胖)形象則是對兒子(瘦弱)的咆嘯,甚而動粗。
小男孩對胖(威權)的想像與觀察,在觀眾的眼中昭然若揭, 而幻想真的是人類(小男孩)的終極武器。


小時候畫的圖畫,總是覺得鐵金剛是最胖的無敵武器 金剛.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