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8日 星期六

文字慾域獄浴鬱


好險,我真的不是賣(肥)靈肉,也不是賣文維生,
好像只是賣點(耗損)生命,一點點腦液體力,
來換取些許工資,維持生活品質,
生活雖非富裕,但也不虞匱乏。
閱讀與看戲(含各種影像),已經是自己戒不掉的嗜好與習慣,
隨興的贊助台灣藝文等活動,
真的讓自己的生活起了很大的變化,或許正是所謂的充實吧。
以下都是自己背負的文字債(正所謂個人造業個人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