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28日 星期四

張國仁美在萬里(轉貼)

台灣是很美麗的地方,雖然文明與建設是種不可逆的趨勢,
高度開發,低度開發,或完全不開發,卻是可以規劃的。
但太多的利益問題,促使開發成為永無休止的"運動",
便利,成了我們唯一且僅存的生活條件。
我懷念那種可以流汗走動看風景的地方與時代。我老了
我知道"科技始終來自於惰性",我喜歡
雖然我知道不可逆的"運動"會持續著。


2010年10月25日 星期一

醫院趣事(去逝)

我是一個很容易被洗腦的人,
每次到醫院或是看到醫療新聞,
我就想到黑傑克話語:在那沒有醫生的年代,
人們都是靠著求生意志而活下去。

我始終相信"醫生"不能只視為一種行業。

前些日子因為身上的隱疾,去了一趟醫院,
因為要OP,所以就有CT,
這是我聽到主治醫生對住院醫生的耳提面命,
包含診療檢查等待,花了一整個下午菁華的休假時間。
讓我想到一些過去,現在,未來的"事情"與大家分享。

醫院是一個磨練耐性的地方。

當我躺上電腦斷層掃瞄台上,雖然是短短5分鐘,
竟然發覺自己像一隻待宰的野獸。

醫院裡充滿著希望(死亡)與失望(新生)的劇情。
(你沒看錯,我也沒寫錯)

醫生說,你怎麼可以對身體厚此薄彼,
耳朵聽不到一個禮拜才來就診,
若是你的眼睛1個小時看不到,
你可能馬上就去掛急診。

實習小護士說,我不會擔心被罵,
反而擔心這樣的想法
家屬說護士叫不動,
說"啊....這是新護士,
才會插血管那麼多次找不到血管...."
(閩南語更好笑)

弟弟嫌報號鈴聲太大聲,跟媽媽反映,
媽媽說等會進去跟醫生說。

旁邊歐巴桑,揮手示意歐吉桑(可能是她先生)離開,
她說,旁邊小姐咳的那麼厲害
(他在遠處講,但聲波還是飄到我耳朵裡)。
人們對於未知,總是有著一股盲目的懼怕。
尤其在台灣又經歷過SARS與H1N1事件。

人的自私心裡,總會希望是由別人來代為受罪,
雖然都是自己的親人(遠近親疏還是有別的)。

醫生說需要回家準備了。(這是重症家屬休息室最怕聽到的話)


生老病死原本是如常,但世間有太多無常,才會令人措手不及。
佛說人生有七苦,生,老,病,死,怨憎懟,愛別離,求不得。
閱讀這些古人(死人)經典,或許無法讓我們輕鬆許多,但是人生就是如此。
有沒有後人送終或收屍,反而成為我們內心最罣礙的事。

希望這次風災往生者一路好走。